热门搜索:

美国制造业回归 巨头们怎么说-中国机电网

时间:2017-01-25 22:46 文章来源:网络采集

北京时间12月15日上午,特朗普在纽约与一批美国科技业巨头进行座谈。大约有20名科技业领袖参与其中,包括亚马逊CEO贝索斯,苹果CEO蒂姆·库克、微软CEO纳德拉、特斯拉CEO马斯克和

  北京时间12月15日上午,特朗普在纽约与一批美国科技业巨头进行座谈。大约有20名科技业领袖参与其中,包括亚马逊CEO贝索斯,苹果 CEO蒂姆·库克、微软CEO纳德拉、特斯拉CEO马斯克和Google创始人拉里·佩奇,代表Facebook出席的不是 CEO马克·扎克伯格,而是COO雪莉·桑德伯格。值得注意的是,特朗普本人十分看重的Twitter公司并不在名单中。   据特朗普过渡政府团队发出的新闻稿透露,这次会谈讨论了就业、中国、减税、将国外资产转移回国内、教育、基础设施、减少限制美国公司在海外开展业务的规则等话题。   在刚刚过去的美国总统大选中,位于加州的科技领头企业一边倒支持希拉里。如今,特朗普即将入主白宫,如何对待这批最富身价且具有影响力的科技巨头们,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   目前,IBM和思科已经表示要增加在美国的工作机会和岗位。另一类基于网络的公司则几乎不会有影响,比如谷歌和Facebook。   态度反转   这场峰会在位于纽约的特朗普大厦举行,持续了90分钟,属于半公开半私下会谈。与会人士的身份与身价同样耀眼。据华尔街日报统计,与会公司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,而福布斯给出的参会高管总财富合计达1340亿美元。   出人意料的是,Twitter在特朗普竞选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而且该平台是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非常看中的阵地,但该公司却并未受邀参加此次会议。   特朗普过渡团队发言人表示,主要原因是“Twitter规模太小”。据悉,在此次受邀参加会议的企业中,市值最小的特斯拉也达到319.2亿美元,而Twitter市值只有138.5亿美元。   这场会议之所以受到高度重视,主要因为特朗普与科技行业的政治立场相悖。美国非盈利研究机构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数据显示,在11月8日美国大选日前,美国互联网公司为希拉里提供的捐款是特朗普的100多倍。   综合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、全国广播公司等媒体的报道来看,这次会议一开始,特朗普即释放出一种友好的气氛。他声称,政府会为他们做任何事情帮助他们继续创新,他将签订公平贸易协议,并表示让这些公司更容易地开展跨境贸易。   这番言论与他以往的态度大相径庭。竞选期间,特朗普经常攻击亚马逊创始人兼CEO贝索斯,称其利用旗下《华盛顿邮报》的所有权,让亚马逊交更少的税,并保持其不受反垄断指控。而贝索斯则戏称应该把特朗普用火箭扔到太空上去。   更为糟糕的是苹果。今年年初,苹果与美国FBI就解锁圣贝纳迪诺枪手iPhone陷入僵局时,特朗普曾呼吁所有人抵制苹果。他在自己的社交主页上发文称:“如果苹果不向政府提供有关恐怖分子的信息,我将只用三星手机,直到苹果提供信息为止。而苹果公司CEO库克虽然没有公开表达反对特朗普,但是他非常明确表达了对另一名候选人希拉里的支持。   这场见面似乎获得了反转性的戏剧效果。座谈会后,贝索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他感到会议是富有成效的,并在当中分享了自己关于就业的观点。“政府应该将创新作为关键支柱之一,这就可以为整个国家的各行各业创造大量就业。受益领域包括农业、基础设施、制造业等各个领域,而不仅仅是科技行业。”   此外,特斯拉创始人兼CEO马斯克与库克都在会后与特朗普进行了单独的会谈。但是,具体的内容尚不得而知。   新税制或成红利   为了加强双方联系,特朗普还建议每个季度召开一次类似的会议,与会企业也表示了赞同。   不过,对于特朗普一直主张的“制造业回迁”,响应号召的只有IBM,就在12月14日,该公司CEO罗睿兰(Virginia Rometty)称,计划未来4年内在美国招聘约2.5万名员工,大力扩充其美国员工的规模,并且还将在未来四年内花费10亿美元用于员工培训。   最近三年,为了降低经营成本,IBM减少了数千个美国的工作岗位,并将工厂转移至中国、印度等国家。目前,罗睿兰已加入特朗普的商业政策顾问团队,其团队成员还有苹果、特斯拉、Facebook、甲骨文、思科、亚马逊、微软、英特尔等大公司的负责人。   不过,制造业回归最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成本上升。对此,特朗普提出了新的税制改革。变化主要有两点,一是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当前的39.6%调降到33%,税率级距从现行的7个,简化为3个;二是将当前企业所得税从35%降到15%,此外,新工厂和新购设备的成本可以抵税。   这对于手握重金的科技公司来说,不失为一个重大利好。根据研究咨询公司Capital Economics的最新数据,美国公司在美国境外拥有2.5万亿美元的现金,这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近14%。苹果、Alphabet、微软、思科和甲骨文在海外共拥有约4880亿美元的现金。如果能够按照特朗普的新税率计算,他们将节省大约1220亿美元的税收。   思科CEO罗卓克在接受CNBC采访时透露,公司将利用这些资金进行回购股票、分红和收购。公司税率的下降,可能带来额外的现金。   苹果回归?   在最为关键的监管问题上,特朗普仍没有透露很多细节,但他主张苹果回迁的态度似乎并没有改变。   在今年1月的一次演讲中,特朗普明确表示自己如果当选总统,会强制要求苹果将硬件制造工作迁回美国。在其当选总统后,虽然也对竞选期间的一些狠话进行了修正,但对于苹果硬件制造回迁美国这一点,始终未改。   科技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苹果会做出何种选择还不能确定,可能会选择全球提供原料,全球生产元器件,在美国组装的路径。但是,对苹果产业链上的公司可能会产生影响。   以iPhone6为例,全世界共有31个国家为iPhone6提供原材料及零件。其中中国的供应商数量最多,349家,其次是日本,139家,而美国排名第三,有60家供应商。接下来是韩国、马来西亚、菲律宾、泰国、新加坡和德国。   据台湾媒体报道,苹果公司已经透露了考虑将代工厂搬回美国的信息,苹果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也跟进表态,证实富士康正在评估在美国建厂的可能性,正就此议题在与美国相关官员进行谈判。与此不同的是,苹果另一家代工厂和硕却拒绝将生产线移到美国,称这将增加企业的成本。   的确,如此复杂的供应链,回迁并不是一个小工程。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李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,新的税制对于美国的中小企业来说,绝对是利好消息。但是实行起来还面临两大障碍,一是财政赤字压力,政府和公共开支怎么保证?二是美国科技公司多年来已经将制造部分全部外包,国内没有成套的产业链,也没有产业集群。即使回迁,也未必能比现在发展更好。“税制改革更多是一个承诺,真正实行还有待时日。”


随机阅读

热门排行